梦幻

眠(上)

白起×陈一鸣


总裁起×明星鸣,aob世界


带包子,虐身文不喜勿喷!!!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进卧室,白起醒来睡眼惺忪的看着怀里还在熟睡的人儿,自从陈一鸣怀孕以来就反应很大先是yun吐吃不下任何东西后又是因双胎过大压迫本就有旧伤的腰部日日无法安睡,如今快八个月的yun肚因双生胎的缘故比普通足月的yun肚还要大些,昨夜孩子又闹腾到凌晨人儿才睡下。



“嗯~”怀里的人儿不安分动了动看着人儿腹部鼓起了小包白起知道是两个小家伙又不安分了伸手抚摸着陈一鸣的腹部“乖点!别闹你们爹地了”白起心疼说。安抚好肚子的的小家伙们白起准备给自家的小啾啾做点吃的。


不想此时来了个电话“白起我靠什么情况?你们昨天去哪里啦”电话那头是陈一鸣的好哥们儿雷浩文。


“怎么了?什么事”白起压低声音又出卧房。


“我靠,你不会不知道吧!你昨天陪一鸣产检不知被谁发现传到网上了”雷浩文说到。


白起连忙挂断电话上网果然网上铺天盖地的都是陈一鸣怀yun的消息。看了看网友的留言大多都是祝福白起才放下心来他一直不想让外人知道陈一鸣怀yun就是怕有些过激的粉丝伤害他,他还记得两人刚刚官宣时陈一鸣一个过激的粉丝潜想带走陈一鸣的事幸亏自己及时赶到。就在此时白起的电话又响了起来“老板,有个项目可能需要您亲自来处理一下”这次打开电话的是秘书。



“必须现在去么?”白起还是放心不下陈一鸣。



“是的,老板很急真的需要您处理”秘书说到。



“怎么?公司有事么?”陈一鸣不知何时已经起来又出卧室问到。



“是,不过你……”白起犹豫着。



“好啦!我又不是小孩子”陈一鸣说到“再说了不就在家里不出去行吧”


“那你老老实实待在家里,我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就回来”白起说到。



“好,我就在家哪都不去”陈一鸣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白起这才有点放心然后穿好衣服走出家门上电梯时刚好碰到一个保洁从电梯里面出来,白起仔细看看不是认识的张姨看起来是个身材魁梧的男子便也没太在意。



“叮咚!”“怎么啦,什么忘带了么”白起刚出门陈一鸣就听到有人摁门铃便没有多想打开房门“你是……”陈一鸣打开门发现不是白起而是刚才白起在电梯碰到的保洁有些疑惑问。可还没等陈一鸣反应就被推进屋内那名保洁也跟着进入将门重重关上。



“你……你想干什么”陈一鸣被他主推摔在地上双手下意识护住肚子没等他反应过来男子从身上拿出一剂针管里面是淡蓝色的液体刺入了陈一鸣体内陈一鸣只觉得天旋地转便没了意识男子将人儿用软毯裹住打横抱起走出家门来到楼梯间将陈一鸣放进事先准备好的大号垃圾桶便推着上了电梯。



陈一鸣再次醒来发现自己成哥“大”字被绑在一张床上周围是一些化学实验用具。“你醒了!”陈一鸣耳边响一个冰冷的声音。


“你……是……是谁?……你要……做……什么”陈一鸣紧张的问到。



“一鸣,我喜欢你,你不知道吗?”男子有些痴狂的看着陈一鸣抚摸着他的脸颊。



“你……你想……做什么?”陈一鸣下意识的想躲开男子抚摸自己的手。



“我爱你,不许你跟别人有孩子……不许……一鸣你肚子的东西不能留”男子阴笑着拿出一剂针管抽取上一剂透明的药剂。


“不……不要……你要做什么……不……”陈一鸣奋力挣扎着束缚他的铁链哗哗作响却无济于事男子将透明的液体注射在陈一鸣的腹部接着又是一剂药剂注射在陈一鸣的脖子处没过一会儿陈一鸣只觉得的浑身剧痛四肢不断的抽搐着双眼失去聚焦再一次昏si过去。男子看着昏睡过去的陈一鸣满眼痴恋然后吻上陈一鸣的双唇变tai笑“睡吧,睡吧睡醒了之后你的心里只能有我。”


陈一鸣再次醒来意外发现自己不在被铁链锁住可浑身无力几乎站不起来,“孩子,孩子还好两个小家伙美什么大事”陈一鸣护住肚子翻身下床因怕伤到孩子用后背重重的摔在上“呃……”无法行走就是用爬也要离开这里陈一鸣一手护住沉甸甸的肚子一手在粗糙的水泥地面爬双腿双脚磨破在地上留下xue印。



“要干什么!”就在陈一鸣往楼梯口爬时男人一手将他提起,陈一鸣用尽全身力气挣扎二人拉扯间陈一鸣再次摔倒顺着长长的楼梯滚落头重重的磕到楼梯最底层的墙上。



“啾啾!”就在这时白起带着人赶来就看到令他睚眦欲裂的一幕“啾啾!”白起将人儿拥在怀里。



“孩……孩子……救他们……”几个字伴着陈一鸣口鼻涌出的殷红他再次昏了过去,被紧急送往医院。




医院抢救室外白起站在那里焦急的等待,护士急冲冲的跑出来却是送来了病危通知书让白起签字白起努力稳定自己颤抖的双手才歪歪扭扭的签上自己的名字。之后白起又签了不知多少张手术同整整十几个小时抢救陈一鸣被送进了特护病房。



特护病房,陈一鸣躺在病床上头部被纱布包裹一条导管连接到床头的仪器上,鼻子上带着鼻饲,双唇被呼吸机粗壮的管子撑开用医用胶布固定着身上各种导管从白色的被子下延伸出来连接到床边各种仪器上高陇的腹部带着胎心监护仪。



白起坐在床边心疼的执起陈一鸣未输液的手放到脸颊处回想着医生所说的话“病人被注射了大量的药剂又受到外界重度的撞击恐怕醒来的几率很小,会成为“木直牛勿人”






























空枝②

宇文护×花无谢


古代aob世界!


狗血剧情虐心虐身建议勿入!!


文笔渣,不喜勿喷!!





宇文护的太师府内,歌舒正向宇文护报告暗卫打探来的花无谢的行踪,“主上,刚刚暗卫来报花家二公子去了南郊好像是要放风筝。”



“放风筝!走去看看”宇文护自从那日宴会便派出自己的暗卫观察着花无谢的一举一动宇文护只带着几名歌舒和几名护卫去了南郊,与此同时花家两兄弟也来到了南郊。


“二哥,这个真的能行吗?你这要是有个什么,爹和老祖宗还不知道怎么罚我呢!”花飞扬看着花无谢上了自己做的大风筝说是要“飞”不由地担心。



“哎呀!不会又问题的!”花无谢说罢助跑了几步向山崖“飞”去果然借着风势“飞”了起来,花无谢俯瞰着郊外的美景不禁感叹“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就在花无谢还欣赏着美景时突然风向改变花无谢来不及反应跟着大风筝极速坠落。



“二哥!”山崖边上的花飞扬担心大喊。



“啊!……”花无谢本想施展轻功可不知道衣服哪里被缠住只得跟着风筝坠落就在此时一个身影稳稳的接住花无谢带着花无谢平稳下落。


“谢谢……啊……”花无谢本想道谢可看到抱住自己的人竟是宇文护不由大惊下意识推了宇文护,宇文护也没想到花无谢会突然推他二人突然一起不受控制的直直落入茂密的树林中。



“主上!”歌舒纵然久经沙场却也被也没反应突然的变故好好的“英雄救美”演变成双人摔地上等歌舒反应过来走到二人摔落的地方就看到,花无谢压在自家的主上身上。



“嗯?”花无谢活动了几下“诶想不到还这么高摔下来还不怎么疼么”


“那……那个……花二少爷,我们家主上在您身下垫着”歌舒尴尬的说到。


“啊!”花无谢低头一看就看到身下的宇文护连忙起身却不小心摔坐在地上。



“主上!”歌舒连忙扶起被花无谢压在身下的宇文护,宇文护扶着有些痛的后腰看着花无谢“我在救你你推我干嘛!”



“那谁知道怎么你突然出现呢!我一紧张……我……”花无谢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便施礼恭敬说“无谢无意冒犯太师还望太师恕罪”



“无妨,只是这份谢改日本太师还是要你还的,今日我还有些政务要忙就先走了”宇文护说罢对歌舒使了个眼色便离去。



“诶,什么人啊!还要讨个谢礼不成,要不是怕惹祸连累花家谁想理你啊”花无谢见宇文护走远小声嘟囔着时花飞扬带着宝柱金哥跑了过来“二哥!你了吓死我了,怎么样?有没有受伤”花飞扬紧张的看了花无谢一圈。



“没有,没有!你二哥我轻功了得,身轻如燕怎么会受伤”花无谢傲娇的说到。



“那赶快回家吧!爹快回来了”花飞扬说到。


“哦!差点忘了,爹让咱们背的书还没背呢,快!有啊”花无谢拉着弟弟凤凤火火的往家赶。到了家里观察了一下确定自家父亲大人还未归来便偷偷往府里溜。


“你们两个去哪了”一个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



“大哥,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爹呢”花无谢捂着胸口。


“就是,我被二哥掉下崖吓了个半死回来又被唔……”花飞扬还未说完就被花无谢捂住嘴。



“说什么?无谢你掉下山崖?有没有哪里受伤啊!”花满天顿时紧张起来仔仔细细大量着花无谢。


“大哥,别听他夸张没事!”花无谢说到。



“有事就晚了”花满天说罢转头吩咐一旁的小厮“去,把我屋里的跌打药膏拿来”带着花无谢走向他的院子“让大哥检查一下看看你哪里受伤了”



“大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真的没事……”却还是被花满天拉走。



太师府,歌舒给宇文护有些淤青的后腰上了药“主上歌舒不明白,今日何不趁热打铁和花家二公子拉进关系?”



“今日,花无谢对我的态度你也看到了跟别人一样是我为狼为虎自然不可逼迫的太紧要慢慢来”宇文说到。
















空枝①

宇文护×花无谢


古代aob世界!


狗血剧情虐心虐身建议勿入!!



文笔渣,不喜勿喷!!





今日的都城热闹非凡原因很简单,长年驻守边疆的花家奉新帝旨花正坤和花满带着花家众人天来都城述职,新帝为表对花家重用特意宴请花家众人王孙贵族皆来参加。


“臣,花正坤!花满天!携家眷叩见圣上”花家众人以花正坤,花满天为首跪拜宇文新帝宇文觉和皇后元氏面前。



“花国柱,花将军都是我北枂肱股之臣,不必如此多礼快!平身。”宇文觉说到。



“谢陛下!”花家众人谢过恩才起身落座。



“今日宴贵是为花国柱一家人接风大家大家不必拘谨宴会有涉猎,书画你们可以互相切磋同与玩乐”



“遵旨!”众人皆恭敬道。



宇文护看着宇文觉不由的嘴角上扬心道,看来这个皇帝不是太听话啊!居然想拉拢花正坤,独孤信等人与我抗看来要好好“提点”这个小子是靠谁当上的皇帝了余光扫过看到宇文毓整跟几个王孙公子颤颤巍巍的拉着弓箭练习宇文护顿时来了注意便走到宇文毓跟前说,“表弟啊!来表哥教你”说着开启手把手教学“手要弯如月,肩要稳如山,箭要准如鹰”宇文护说罢带动着宇文毓手臂对准了一旁看热闹的宇文觉。现场气氛当时便凝重起来。


“太师,不可!”花正坤挡在宇文觉前面。



被宇文护摆布的宇文毓早已瑟瑟发抖,宇文护冷笑了一声将箭转而对准远处的箭靶“嗖!”正中靶心。而就在此时又一支箭射来将宇文护刚射中的箭打掉也正中靶心,在场的人不由的心里惊叹何人如此大胆敢射落权倾朝野的太师宇文护的箭。


只见一个俊美的少年双目温柔得似乎要滴出水来的澄澈眸子钳在一张完美俊逸的脸上,细碎的长发覆盖住他光洁的额头,垂到了浓密而纤长的睫毛上,一袭白衣缓步走来。



“无谢,陛下太师面前不得放肆”花正坤看到走来的正是自家的次子花无谢。



“爹,无谢学艺不精本想射那个箭靶不想着偏了到射到这个靶子上了”花无谢说到。


“那还不向陛下和太师赔礼”花正坤说到。


“哦!是草民花无谢参见陛下!惊扰陛下真是罪该万死”花无谢忙跪下。



“无事,花爱卿花家二公子果然少年俊郎啊!快快!平身”宇文觉看着花无谢眼睛都要直了色心大发暗道,想不到天下如此俊美之人伸手便扶起跪在地上的花无谢,而花无谢又转头对着宇文护施礼“太师,无谢学艺不精让太师见笑,不过太师大人有大量,不会跟无谢计较对吧!”



“呵,那是当然不过花家世代簪缨花二公子要勤加练习才不辱没先人啊!或者花国柱整日忙于军务,没空教子啊!不如本太师有空时指点一二啊”宇文护冷冷说到。



“太师政务繁忙怎敢劳您大驾,其实父兄四射皆是不凡只可惜无谢天资愚钝才让太师见笑了还望太师恕罪”花无谢说到。



“今日宴会本就是大家同乐本来太师怎会怪罪于二公子”宇文护说到。



“多谢太师!”花无谢谢过宇文护流水宴席便开了,宇文觉坐于高位旁边是皇后元氏,宇文护花正坤等重臣依次而坐,众官员,官员家眷分别落座。


宴会自始至终宇文觉的目光就没离开过花无谢的身上一旁的宇文护看在眼里,心里不由的感叹这个废物,满脑子恐怕现在都是这个花无谢了吧,想是想把那如玉的人儿收入后宫不过如果自己能将花无谢夺来想必他定会对花家心存芥蒂这样就怕他连和花家势力对付自己了而且花正坤你欠下的xue债就让你的儿子还吧。就这样宴会在一场无声的尔虞我诈中结束,众人归府。



花府,“跪下!”花正坤疾言厉色的呵斥花无谢。



花无谢只得乖乖跪在花正坤的面前。



“为父多次嘱咐这次切不胡闹,你是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吗?”花正坤怒吼。



“爹,当时我气不过嘛!那宇文护拿箭对着你”花无谢跪在地上辩解。



“父亲,无谢也是关心您,您别气了再说无谢前几日病刚好他……”花满天急忙护着弟弟。



“是谁又要罚我孙儿啊!我看看谁敢”花飞扬,搀着祖母花家老夫人走了进来。


“无谢,我的乖孙子着病刚好怎么又跪在地上了快起来”花老夫心疼的走向孙子


“老祖宗,我……我……”花无谢花还没说完就身子一软昏了过去。


“二哥,”花飞扬连忙接住了花无谢紧张的抱着花无谢“二哥,二哥你没事吧!”怀里的花无谢暗暗的拽了拽花飞扬的衣襟吐了吐舌头。花飞扬立马明白装哭“老祖宗二哥一定是又受凉了旧病复发了”


“快,将二少爷送到我屋里我看谁还敢罚他”花老夫人狠狠的看了儿子一眼便便带着宝贝孙子们走了。


只留下一脸无奈的花正坤


























































玩偶(下)

韩沉×何开心


aob世界,带包子



虐文!!!





黑盾组,韩沉一遍遍地看着何开心生前被nue待的录像,我就像刀割般疼痛他的开心最怕痛了,连感冒打针都会怕可是……可是却被……当时开心一定很痛吧!一根根铁锥无情的刺入他最爱的人儿的关节处何开心不断抽搐的身体伴着开心痛苦的呻吟如同刺在韩沉的心脏。门外是周小篆和冷面焦急的两人。


“你说韩神进入这么久就一遍遍的看着那录像,真让人担心”周小篆担心问到。



“哎!何老师走的可怜,那”冷面想起当时的情景也不由地伤心那个曾经温暖的人儿让自家的老大便的不再冰冷,时不时会给他们送来夜宵下午茶的人儿如今……冷面也不由地难过。


“是啊,可恶的家伙何老师这么好的人他也下得了手,我一定要抓住他为这些枉si的人讨回公道。”周小篆说到。

这时白锦曦走了过来敲了敲紧闭的门“韩沉,我进来了”没听到韩沉的拒绝白锦曦推门进入了韩沉的办公室内室内明媚的阳光被百叶窗帘挡住韩沉落寞的坐在地上手里的手机还在一遍一遍的何开心被……的视频。




“法医的shi检报告出来了,何老师是……是被注射了大量药物和……和被割破了双腕的失xue过多”白锦曦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稳一些。



“我可以见他了吗?”韩沉声音变得沙哑问到。



“可……可以”白锦曦回到。



韩沉慢慢的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何开心躺在那里脸上夸张的妆容已被洗净滑白色的布单盖到颈部代替的滑稽的玩偶服。韩沉走过去将冰冷有些僵硬的人儿拥在怀里亲吻着他的发顶喃喃细语“不是说过吗,你有宝宝了自己一个人不要随处乱跑,怎么这么淘气跑到这里了?也不去黑盾组找我,开心我们回家吧开心,开心!起来我们回家好不好!好不好,别这样开心……”韩沉抱着何开心泪如雨下。



何开心的zang礼是三日后举行之后的韩沉恢复往日的冰冷除了办案不再关心其他。


终于三日后,黑盾组抓获了那个罪恶滔天的男子。男子负隅顽抗被jibi。



墓园内天空下着小雨,韩沉一身黑色撑着黑色雨伞缓缓的坐到何开心的墓碑前抚摸着上面的照片“我来看看你,怎么样?你和宝宝在那边过得好不好?昨天晚上梦里你不是跟我说的想吃城南的云吞面了么看我给你买了快,趁热吃”韩沉说着打开手里的保温桶。




(完)









玩偶(上)

韩沉×何开心


aob世界,带包子



虐文!!!



“近日我市发生多起bian态sha人……受害者……均为怀孕的o”何开心看着电视播报的新闻不由地皱起眉头。最近半个月里接连发生怀有身孕的o被人用歹戈忍的手段各种玩偶并且还会将制作人偶的过程拍摄下来,了为此韩沉已经在黑盾组连轴转了几个天并且怀孕五个月的何开心也被韩沉命令夜里不准一个人出门。



黑盾组,气氛紧张韩沉和白锦曦周小篆冷面等人分析着案情,此人有及其高的智商和反侦查能力,还特别善于伪装自己有意避过an发地监控,就算拍到他也只是个背影,而他拍摄的视频穿着人偶服装并且经过处理的人像声音都失了真。



趁着休息的时间韩沉拨通了爱人的电话“韩沉怎么样了今天还不回来吗”电话那头的何开心有些失落。



“是啊,最近……这个案子……对不起啊你怀孕了都不能陪你”韩沉有些歉意。



“没关系啦!我从跟你结婚那天就知道啦!你啊是大英雄”何开心马上转换情绪笑了笑拿出微波炉里的热牛奶喝了一小口说到“对了,你要照顾好自己啊!好好吃饭不准吃泡面了”



“嗯,好……好的”韩沉看着手里刚泡好的桶面就被白锦曦拿过放到一旁,将一盒盒饭放到他的面前示意他让小声说“你家何老师让我看着你的他说你最爱吃这家盒饭他请客”



“哦!何老师万岁”周小篆冷面异口同声的说到。


韩沉瞪了他们一眼然后对着电话小声说,“老婆大人的爱心早餐收到了,谢谢!”


“好啦!你忙吧不打扰你了!”何开心笑着说到。



“老婆再见!”韩沉语气里满是宠溺。


“再见!”何开心幸福的笑着挂断电话。


“叮咚……”这时门铃响起“谁?”何开心警惕的看向门口“何老师……是我安娜……救救我……我……男朋友……要打si我”安娜是何开心曾经医治的一个病人因为情伤得了抑郁症前不久才治愈不想这安娜是个恋爱脑又找了个渣男还家bao她可她却深陷情网不可自拔。何开心透过猫眼果然看到脸上有淤青安娜便打开门可就在这时一个身穿玩偶看不清面貌的男子快速闯了进来何开心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捂住了口鼻感到一股化学药剂味道渐渐两眼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何开心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到卧室的床上全身没有一点力气,只能微弱的声音。


“别白费力气了!”一个满脸刀疤的男子出现出现何开心面前。



“你……你是谁……安娜呢!”何开心虚弱问到。



“她啊!太吵了我就把她……”男子指了指卧室的一角何开心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顿时吓了一跳只见安娜被做成个牵线玩偶被挂在墙上,顿时惊恐问到“你想……想怎么样?”


“啧啧,这么美的玩偶哈哈!小诺一定很喜欢……哈哈”男子早就没有了刚才的理智眼里满是癫狂拿出铁锥狠狠地向何开心的手臂环节出钉去。


“呃……”剧烈的疼痛使得何开心痛苦的挣扎嘴里发出呻吟男子却没有因此停手却更加兴奋又是一锥钉入何开心另一处关节接着是双腿全身被注射药物的何开心无力挣扎痛的全身抽搐发出细碎痛苦的呻吟身上所有的环节都被钉住后男人拿出鱼线一圈圈缠在何开心的何处环节拔掉各处的铁锥一只手提起绑在何开心的鱼线何开心以怪异的姿势被男子提起犹如提线玩偶痛的何开心发出微弱的呻吟……男子为他画了怪异又为他换好一套玩偶衣服把他放到在门口又注射一剂药剂才满意的离开。



韩沉再次看到他心爱的开心是被人搀扶着去的人儿被画着怪异的妆容身穿滑稽的玩偶服装眼睛半合着没了气息。韩沉将人儿拥在怀里像泪如雨下“开心!对不起!开心”










会有人替我爱你(一发完)

总裁澜×幼师巍


普通人,男男结婚虐心文!



清晨阳光明媚,沈巍在厨房里带上围裙,挽起袖子,正在为赵云澜准备着早餐。



“小巍!”赵云澜顶着凌乱地发型缓缓的抱住爱人“坏心眼”的在沈巍脖颈后吹了口气。



“云澜,别闹吃完饭吧!”沈巍说着将火腿三明治和鲜牛奶递给赵云澜。




吃过早饭赵云澜开着车载着沈巍两人甜甜蜜蜜的去上班了。



“小巍,晚上我接你下班呦!”赵云澜对着正往幼儿园里沈巍说到。


“好,”沈巍回眸一笑让赵云澜整个世界都变得温暖起来。




“沈老师好!”


“沈老师好!”小朋友们乖巧的同沈巍打着招呼。



“那个沈老师今晚我还是有点事,小超还得……”一个女子有些不太好意思说。



“没事的小超妈妈你有事就先忙吧我带小超回家等忙完在来接他吧”沈巍笑着说到,沈巍知道小超妈妈一个人带着他又要工作很不容易。



“那小超乖乖听老师的呦!”


“我知道了,妈妈”小男孩懂事的说到。



放学后,


沈巍牵着小超往外走,“沈老师妈妈是不是不爱我了?”小超突然问到。


“怎么会?妈妈很爱小超,妈妈工作忙,努力工作也都是为了小超啊”沈巍笑着说到。



“可是,可是今天是我生日她却不记得了”小超红红的眼里泛着泪光。


“今天是小超的生日么?那老师和云澜叔叔陪小超好不好?老师给小超买甜甜的生日蛋糕吃好不好”沈巍蹲下来温柔的哄到。



“好啊,我爱吃冰淇淋蛋糕”毕竟是小孩子小超欢快的说到。



“好!”沈巍笑着说到。


“云澜,你去买些菜吧!好,到那个你平时最爱吃蛋挞的那家蛋糕店接我!好!”沈巍简单地说明情况挂断电话牵着小超去了蛋糕店。



“小超乖乖的在这里等着,老师再去买些东西呦!”沈巍知道赵云澜最喜欢这家的蛋挞准备去买些。


“好”小超乖巧的又在窗边的座位上,突然他看到个熟悉的身影和一名男子正亲密的走在一起“妈妈!”小超连忙跑出了店。


“小超,你去哪里啊”沈巍领着蛋挞回来就看到小超跑了出去边追了出去。


小超不顾一切冲向马路对面一辆货车正向他驶来。



“小超,小心!”沈巍没有多想冲到小超跟前推开了小小的身躯。



“嘭!~”沈巍被大货车zhuang/// fei 重重的摔到了地,呕出一口鲜// xue 。神智渐渐的有些迷离“小巍!”沈巍在陷入黑暗之际似乎听到了个熟悉的声音。



医院,红色“抢救中”的灯熄灭,医生走了出来。



“医生我爱人他怎么样?”赵云澜哆哆嗦嗦问到。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他……伤的太重……再去看看吧”医生有些同情眼前的男子。


“小巍!”赵云澜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冲进进去。


“云……云澜……”沈巍虚弱的看着眼前的爱人抚摸着赵云澜的脸颊,“云……澜……我……我舍……不得你……云澜……我……我还没……我们还……还没有宝宝……我还……还想……陪……陪你……我”



“小巍,别说了,你不会有事的,不会的!”赵云澜小心翼翼将人儿拥入怀中。



“云澜……我……我还想……想……给你做……做饭……买……买……买蛋挞”沈巍缓缓的闭上眼睛,原本抚摸着赵云澜脸颊的手缓缓落下。


“小巍!不……”赵云澜紧紧抱着怀里的人儿发出悲痛的呜咽。


清晨的阳光再一次照进屋内厨房不在有人准备早餐赵云澜呆呆的坐在地上。



“老赵,你别这个样子好不好!多少吃点东西啊”好兄弟大庆劝道。



“是啊,赵总我我给你买了饭,还有……还有蛋挞……”小郭磕磕巴巴说到。


“小郭你长没长脑袋你……”大庆狠狠地瞪着小郭。



“蛋挞!”赵云澜突然拿起一旁的蛋挞塞进嘴里一个,两个……直到五六个蛋挞全部塞进嘴里最后干呕了起来。


“老赵,你混蛋!”沈老师在天上看着呢看到这个样子他会安心么?大庆阻止了赵云澜zi /*nue 的行为。



三个月后,


“赵总,我们新合作的设计师来了!”秘书推开门走了进来


“请他进来”


“你好,我是新来的设计师,井然!”



“……”赵云澜抬头的那一刻几乎忘记了呼吸。












我开始想你了(一发完)

澜巍衍生


韩沉×井然,虐心be 文



“然然,起床吃饭了!”韩沉温柔叫醒躺在床上的爱人。



“嗯~”井然迷迷糊糊的应和着翻了个身。



阳光透过窗帘打在井然长长的睫毛和高挺的鼻梁上韩沉忍不不住捏了捏井然的鼻子,什么时候我媳妇变成“小懒虫”了!还学会了懒床。是不是最近工作太辛苦了。


周末是韩沉的生日两人决定去周边游放松一下心情。



“宝贝!你都没给老公准备生日礼物么!”韩沉低头将下巴颏抵在井然肩膀然后撒娇卖萌。



“现在不行,今晚礼物今天晚上才有!”井然一边收拾着背包一边说。



“今晚……”韩沉脑袋里浮现出电视剧里的画面什么把自己涂“奶油蛋糕”送给你……不行不行流鼻xue 了韩沉暂时抛开那些想法。



平时工作忙两人决定放弃自驾游,报了个团旅游大巴行驶在高速公路上这个旅游景点适合情侣大巴车上几乎都是跟韩沉和井然一样的情侣一路甜甜蜜蜜尤其两人上排座位上还是女孩已经有了身孕。本该是美好的一天却被一场意外突然打破。“吱嘎~”伴着紧急的刹车声音大巴车与一辆大货车相撞毫无防备的人们被几乎没有任何防备突如其来的意外使得刚刚美好一下变了样子。



“然然你没事吧!”韩沉摇了摇刚刚被撞到上排的头确定顾不上许只关心井然的安危。


“我没事,就是……是我的脚好像被卡住了”韩沉顺着井然的腿看下井然的一只脚被牢牢的卡在排变形的座椅处。



“不怕,然然我来帮忙”韩沉并无大碍。



“求……求你……救……救……我老婆……她……怀孕了……”上排的男子突然发出微弱的声音。韩沉看到前排的女人头部xue 流不止早已昏迷。韩沉看了看车外救护车已经赶来似乎下来什么决心说到,然然我先把她送出去再来救你,放心不要怕好不好?



“好,韩沉你是jc 我知道你放不下你的责任我等你”井然笑着说。



“好,你等我!”韩沉说罢抱起女人往车外走。



“韩沉我等你!我们一起等爸爸好不好?”井然看着离去的韩沉手覆盖上还很平坦的小腹小声说到。一个星期前他医生告诉他,他已经有四周的身孕今天送给韩沉的生日礼物也是这个还是个“小豆芽”小生命。


“医生,医生她快来这里有个孕妇”韩沉将女人放到急救的担架车上。



可就在他住备回到大巴车上救井然的时候只听到“嘭!”的一声,大巴车突然bao /// zha 瞬间大巴车被火光包围。



“然然……”韩沉撕心裂肺的呼喊着奔向大巴车。



“先生,危险!别过去”却被几名前来救援队员卡住。



“放开我,然然还在里面……放开我…… 我爱人他在里面……不要……啊”韩沉被人牢牢拉住几乎崩溃几乎癫狂,四五个男子几乎快要拉不住他,突然一记手刀落在韩沉颈部韩沉不甘心的昏了过去。




徐司白将井然的诊断书放到韩沉的手里,那日他来检查说想要给你个惊喜不要我告诉你没想到……。



韩沉红着眼睛看着那张诊断——壬辰四周。“啊!~然然……”韩沉从未有过如此的嚎啕大哭。握着那张诊断书不停的念叨着那个爱进骨子人儿的名字,然……然然我的然然。



贝市的高级墓园内,韩沉一席黑衣坐在井然的墓碑前一遍又一遍抚摸心刻在了骨子里的名字——井然。“然然怎么办?我想你了……然然……你和我们的宝宝去了哪里你怎么可以留我一个人”滚烫的泪花顺着脸颊流下。